Baji.live | What games win real money?

Baji.live | What games win real money?

思念飞过撒哈拉

来源:中国军网-解放军报作者:张铁梁责任编辑:王韵
2020-06-21 07:24

早上9点多,撒哈拉的太阳明晃晃地让人睁不开眼。热浪一阵一阵地袭来,一丝风也没有。

一场沙尘暴过后,手机已经两天没有信号了。黄海军和着水泥,手里的动作有些着急,脑袋上的汗珠顺着他那被晒得发红的脸颊往下淌。一不小心,汗水流进了眼睛里,蜇得眼睛生疼。他赶忙摘下墨镜,用衣袖蹭了蹭眼睛,又眯着眼抬头看看天,“媳妇儿这两天就是预产期,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……”

黄海军和战友们要在营区里修一段水泥路。营区尽管不大,却是中国第7批赴马里维和医疗分队队员们一起工作生活的地方。作为医疗分队的一名司机,黄海军除了平时负责开救护车,还负责驾驶那辆“平头柴”卡车每周为队里拉给养。入伍16年,这是他第一次出国执行维和任务。他觉得自己很幸运,维和是很多战友们的梦想,而自己实现了这个梦想。

医疗分队队员们工作的医院叫联马团中国二级医院,至今已经轮换了7批维和队员,担负着6200余名各国维和人员的医疗保障任务,被各国维和人员称为“沙漠里的生命之舟”。维和队员们每天除了工作,还要时刻注意周围危险的环境。大家工作之余,最大的爱好就是跑步,一圈一圈地奔跑,跑得大汗淋漓,以让紧张的情绪得到释放。由于一年也下不了几场雨,地上浮土很厚,一脚下去能没住半个脚面。所以,队里决定修一段水泥路,与原来的一段水泥路连上。

黄海军直起腰,短暂地休息了几秒钟。想起妻子送自己回部队的情景,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。那是他维和前最后一次探亲休假。

这是一张特殊的全家福。图片左半部分是中国第7批赴马里维和医疗分队队员黄海军的工作照,图片右半部分是他的妻子与刚出生儿子的合影。黄海军目前仍在海外执行维和任务,一家人只能通过视频见面。图片制作:孙 鑫

黄海军在黑龙江当兵,家在重庆。当时,妻子已经怀孕3个多月。她牵着他的手,一直不撒开,嘱咐的话说了一路。黄海军心里有些内疚,又觉得自己很幸福。

黄海军和妻子刚认识时,两人在同一个部队医院服役。他是通信技师,妻子是通信班班长,他比她早入伍8年。当时,妻子每次见到黄海军,都恭恭敬敬地喊他一声“班长”。由于两人都是重庆人,在远离家乡的北方,故乡的记忆让他们慢慢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。直到她退役回到大学校园、继续学业半年后,黄海军才向她表明心迹。两人确定了恋爱关系,从此也过上了异地军恋生活。

刚接到维和人员选拔的通知时,黄海军想报名,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跟刚怀孕的妻子开口。如果真被选拔上,一去就是一年。他一个人想了很久,甚至将理由一一列在本子上后,才鼓起勇气给妻子打通电话,犹犹豫豫地说了自己的想法。没承想,妻子二话没说就答应了,只向他提出一个要求:要平平安安地回来。

怀孕期间,妻子还参加了在华西医院进行的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。只是她一忙起来,常常忘记自己是一个孕妇。

那天,黄海军和队友正在加固掩体施工。突然,微信语音通话提示音响了,是妻子的同学打来的,说妻子出现了早产迹象,被紧急送到了妇产科。听到这个消息,黄海军慌了神,不知道如何是好,只好在电话里连声拜托妻子的同学帮忙照顾。好在一切有惊无险。黄海军后来与妻子视频通话,忍不住颤抖着声音责备,让她以后不要那么拼命。妻子却反过来宽慰他,调皮地说:“是,班长!”

每一次产检,妻子都一个人挺着肚子去。后来,医生忍不住问她:“别人都有老公和家人陪着,为啥每次你都是一个人?”妻子尴尬地笑着说:“我一个人在这边读研,孩子他爸是军人,出国维和了。”此后,再去做检查,医生都会热情地给予她更多的照顾。

黄海军曾经无数次幻想过孩子出生时的场景。他还跟妻子约好,要第一时间与她视频见证孩子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刻。谁承想,一场沙尘暴让原来的计划不知道还能不能实现。

“叮、叮”手机传来了一连串微信提示音,让黄海军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。他急忙从兜里掏出手机,打开一看,100多条未读信息。

“是个男孩,6斤6两,母子平安!”这是6个多小时之前的信息。紧接着,家庭群里好多信息都在问,孩子爸爸怎么还没有回信息。黄海军顾不得多想,给妻子拨通了视频通话。

还未开口,两人同时掉了眼泪。

“你辛苦了,媳妇!”黄海军哽咽地说着。

“快让孩子他爹看看孩子!”那边传来了其他人的声音。

镜头一转,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小不点,被包裹得严严实实,露出一张稚嫩的小脸。

“这就是我的儿子啊,我当爸爸了!”黄海军觉得一切都那么不真实,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呐喊着。这个让他整天担心、让妻子历经艰辛的孩子,终于平平安安地来到了这个世界。他好想抱抱他,亲亲他。他的鼻子像自己,眼睛像妻子。黄海军怎么看,都觉得好看……

这时,手机信号又中断了,视频又掉线了。

黄海军看着手机,愣在那里,觉得有一股力量在自己胸腔激荡着,想喊,想哭,想笑……他深吸了几口气,干热的空气穿过胸腔,血正往头上涌。

不远处,一只非洲蜥蜴飞快地掠过掩体,停在那里好奇地打量着他,又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。掩体旁边的树荫里,几只不知名的鸟在叽叽喳喳地叫着。黄海军第一次觉得,这鸟鸣声那么悦耳好听。

他理了理情绪,又低头干起活来。他要和战友们赶紧把水泥地面铺好,等一会儿有信号了,再看看孩子的模样。

 

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